广东象棋网象棋论坛煮酒江湖 → 2016年“碧桂园杯”第二届象棋征文比赛

  共有 51070 人关注过本帖

主题:2016年“碧桂园杯”第二届象棋征文比赛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秦时明月
  1楼 | 信息 | 搜索   时间:2016-11-29 19:06:0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ID:100700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152 积分:170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5-6-30 1:00:50


                                                    碧桂园杯征文15:   

                                               【棋魂】  

 

     看烟波浩渺,日月西坠,历史的脚步从不停歇!仿佛有一双眼睛,在历史的大幕上,俯览众生。

       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在中国象棋的历史上,有无数先贤走在最前面,他们呕心沥血,探索象棋的至理,求索,问道。古有《橘中秘》,《梅花谱》,今有《炮马争雄300年》和一代巨匠所著的书籍《银川棋路》,前尘的过往衔接今生和未来,如果历史是一盘大棋局,那么我们从恒古下到了现在。


       自盘古开天辟地,人类在掌握了工具起,文明在不断的演化更新,飞速发展!如今科技日新月异,一日千里! 那古老的象棋传承至今,科技以无与伦比的力量,正在冲击着这一古老传承的各个方面!

顶尖软件的出现,颠覆了一些固化的思维模式,将象棋的计算推向了新的高度!是时代进步的必然!我们可以借助软件,开拓视野来提升自己,但是想成为一名超一流的顶尖棋手,如果没有一颗坚如馨石,孜孜不倦探索真理的决心,想要攀登上棋艺的高峰,谈何容易!


      所谓,人之道,则棋之道

                人之魂,则棋之魂!



      象甲烽烟四起,各类赛事层出不穷,奖金逐年递增,在千千万万普通棋迷心中,那些站在最巅峰上的大棋士,让人仰望视之。众棋迷,既嫉妒又心生爱怜,他们所取得的成就,就是每一位棋迷心中所曾经追寻的理想,他们的一言一行也将深刻影响着象棋的未来!


       悠悠华夏上下五千年,我们华夏子孙继续继承着这一古老的传承,有人说象棋没落了,还有人说,象棋到现在是老树发新枝,不管怎样的评判,象棋这一古老的文明在一些棋者心中已经刻下了不可磨灭的灵魂印记!


      儿时的天真欢乐,少年的青春追逐,青年的澎湃拼搏,我们一步一步的成长,进入中年,进入暮年……如果把人生比作一次棋局,我们从开局下到了残局,直至结束!


      有人下了一盘好棋,赢得了无悔的人生,也有人下了一盘坏棋,失去了人生。无论是好棋还是坏棋,我们终究会被岁月的长河淹没。人生如棋,棋如人生,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尽力下好每一步棋,尽量让此生少一些遗憾,多一分希望!


      有人问我,你的棋魂是什么?

      我说,我可以求佛,也可以求魔。因为魔与佛他只是人的两面。


      佛,心怀慈悲,普度众生。

      魔 ,天地不屈之人,万古不甘之念!


      佛与魔本是一体,我们又何须着“相”呢?!


      佛可以化怒目金刚,魔也可以悲天悯人,无色无相,无癫无狂,全在本心。

      

      碧水悠悠,万古长青,我们追寻着先贤的步伐,试图去伪存真!让我们沐浴在真理的光芒中,迎接朝阳,迎接不可知的未来!


      冬天来了,鸟儿飞了,可是春天也快到来了,四季的更替,那是万物的轮回,而碧桂园集团就在这金秋的时节,举办第五次棋坛盛会!这何尝不是一次轮回呢……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十六位国内最顶尖的大棋士,将带着他们无与伦比的战剑,汇聚广州,以争高下,论剑华山!


      修我战剑,唱我战歌!


      古老的战歌,悠远而又沧桑,在恍惚间,我忽然忆起了多年前的一首诗词,那是曾经的弈天棋缘,青城派城主所作:


                                                                       青山隐层云,

                                                                城阙忘古今。

                                                                深秋博弈远,

                                                                水静啸龙吟!



                                                                文笔:秦时明月 .

[此贴子已经被棋讯NO1于2017-1-11 11:13:52编辑过]


0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秦时明月
  2楼 | 信息 | 搜索   时间:2016-12-1 14:53:0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ID:101511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152 积分:170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5-6-30 1:00:50


                                                                                         碧桂园杯参赛作品19
                                                                                         【桂圆棋战】

     寒冬腊月,桂圆飘香,今天是小镇一年一度的圣会。

     小镇有一书供奉在祠堂内,名曰:《橘中秘》,那是小镇的先贤者所著,也不知流传有多久远,整日被香火萦绕,让此书显得更加的神秘和神圣!
    小镇因此而得名,声名远播,并更名为:桂圆棋镇。

    传说有两位仙人 ,化形为神,在橘中对弈,直对弈到东海之滨,大浪滔天,也未分胜负。


    今天是小镇的“炮王”之争,各方豪客,从四方汇聚而来,好不热闹!
    现在午时已过,“炮王”之争既将到来,只见一位公子,身穿灰衣,手拿纸扇,翩翩而来,后有两位棋童跟随其后,在那纸扇上书有:紫幽阁,笔墨浓重而又大气,但却有几分深寒之意

    有道曰:“紫幽一出,天下震惊!

    只是有另外一青年,跨步而来,他白衣飘飘,纤尘不染,如谪仙临世,只见他抱拳一握,“紫幽公子,在下无忧,幸会。”他面带微笑,本是寒冬腊月,却让人沐浴春风!
    “无忧公子,你也来了,待会我紫幽阁定要向无忧公子学习了。”话毕,也抱拳一握,不失礼数,但是眼中却是杀机已现,让人深寒!

     中原有两大最神秘的象棋传承,惊现小镇,众豪客莫不惊呼!



     桂圆占地200亩有余,最中央处有一大棋盘,棋路纵横交错,如天地的经纬,而棋子由巨大的花岗石制成,重达800来斤,需由两位大力士抬之。
在楚河汉界旁,有一巨钟,呈青铜色,钟声一响,棋战既可开始!

    桂圆中这副大棋盘,不是人人都可习之,只有一年一度的棋战圣会,才对外开放!它俨然成为小镇棋迷中的一处圣地,不可褒渎。

    小镇市民爱棋,也不敢在桂圆里造次,现在桂圆里已是热闹非繁,不下千众,议论声不绝。有人说,紫幽阁会胜出,也有人说无忧崖传人会击败紫幽阁!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一些棋迷被争论得面红耳赤。

    “铛”的一声,桂圆里传来了巨大的钟鸣声,瞬时,桂圆里安静了下来。由大会主席宣布了一些细节规则,棋战正式开始。


     参加本次比赛的有八位大棋士,他们是上几届桂圆冠军和这次来到桂圆的两大神秘传承。分淘汰赛和决赛,都是一局定生死。淘汰赛阶段由小镇祠堂提供的白玉象棋,来比赛,这白玉象棋华美而高贵,也不失对八位大棋士的尊重。
在最中央大棋盘四方,分东南西北挂有四副大棋盘,供各方棋迷观看,竞猜。

     万古幽幽,沧海桑田,约莫两个小时,便淘汰出了,参加最后决赛资格的获得者。


    小镇每一年的棋会,参加大赛者没有间隔的休息时间,淘汰赛一结束,大会主席就宣布,决赛开始,这决赛才是本次比赛的重头戏!

     “铛”,又是一声钟鸣!但见紫幽阁身着灰衣的青年,手拿纸扇,一步踏出,站立在桂圆最中央黑棋处,当他站在那里时就如一尊杀神,顶天立地,无尽的杀气将他的灰衣撑得是猎猎作响!

    “好,好,好!”众棋迷于是大声喧哗,掌声雷动,好不快哉!

     而他的两位棋童站立他两旁,为他侍茶 ,好大的派场!

     在棋盘的另外一端,那位无忧崖的公子却是信步而来,仿佛世间的俗事都与他无关,他面带微笑,笑容中有几分淡然!
他没有棋童,只是一位佝偻的老者静静的站立在他的身边。

     当他到来的时候,桂圆停止了刚才的雷动,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是中原两大最神秘的象棋传承!很多年都没有问世了。


     “我今天来,是来取《橘中秘》的。”灰衣人 霸气十足,言直不讳。但见他一指点出,“炮二平五!”两位由大会安排的大力士,随既去移动那巨大的花岗石棋子。

     “炮八平五。”无忧公子波澜不惊。

     这个时候,黑棋那边灰衣人传来话语:‘我紫幽阁传承千年,已经很久没有问世了,我紫幽老祖一直惦念着《橘中秘》,还请无忧公子止步。’这话说来委婉,却是仗势欺人!

     “无忧,无忧,我本无忧,何来止步。”白棋那边,无忧公子微微一笑。身旁老者,却是不经意间挺了挺佝偻的身子,浑浊的眼神,有一丝光亮散开。

     “哼!”灰衣人传来一声冷哼,旁边一棋童递来茶水。

      约莫一个时辰,棋局行至中局,由顺炮直车对顺炮缓开车演化而来。棋局错综复杂,硝烟弥漫!


      太阳西坠,转眼既落入黄昏,可棋局仍在进行中,彼此纠缠,如大浪逐沙,又如巨龙抱月。

     “挂灯!”大会主席一声宣喝!这是十多年小镇棋会未有之事,一局棋竟下得如此纠葛!

      当明亮的夜灯挂起的时候,桂圆会场众千棋迷却是没有一人离去!众千棋迷莫不被这精彩的棋局所吸引忘怀。

      夜灯初上,那黑白二棋就如黑夜里的星辰散发着灿灿光芒,在这天地经纬间环绕运行。


      大道漫漫,上下求索,天地有情,周而复始。



     “天下棋道,唯快不破!”灰衣青年一声大喝,“大力士给我让开!”话毕,他一步踏出,内力运转,一只散发着墨色光芒的大车,被他拈在手中,“轰”的一声巨响,整个赛场有一丝摇晃,车二进九,“将军!”

     白,象五退七”,黑车二平三杀象,但见那黑子斩在那白色的象面上,“轰”的一声,白象瞬间破碎,被碾压为粉末!好高深的内力!

     “哗、哗、哗…”赛场一阵雷动。
     “不愧为紫幽阁的传人啊……”。一些棋迷慨叹万千!

     当白象被杀得粉碎的时候,黑车仍然在继续“将军!

      白,仕五退六!


    “杀!”紫幽阁传人一声长啸,内力再度提升,“轰隆隆……”白仕瞬间化为粉末,烟消云散!可是那内力的余波疯狂的冲向白“将”!

    紫幽阁传人一声冷笑,暗语:我看你“将”没有了,怎么和我战斗!

     “无忧,无忧,浪尽天涯,今夕无忧……”天空中传来了这样的声音,飘渺,空灵,在这巨大的棋盘间回荡。

     但见那白“将”瞬间爆发出亿亿万毫光 ,这毫光隔绝一切,无物可近,“将五进一!”

    “好!”桂圆棋迷一个好字,大浪冲天而起!

     龙虎争斗,必有一伤!好久都没有看到这样精彩的棋局了,有棋迷忘乎所以,陶醉其中!

     灰衣青年一计不成,随既退回到了原地。

     这个时候,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灰衣青年周身的杀气变得更加的深寒 ,直击人的灵魂深处!

     棋局已经进入白热化的状态中。无忧崖那边,白棋已经被黑棋杀得白“将”高扬,但是却见无忧公子,无悲无喜,众有千般万浪,他也波澜不惊,神定气闲!
     他站在那里,就如一座仙山,巍然不动,直达云端,让众生膜拜。


      棋局之中,也有几枚白子零落的杀在黑阵中央,看似没有一点杀机,但是当你把这几枚白子与刚刚扬起的白“将”连在一起的时候,你仿佛看到了,天宇中那灿灿发光的北斗七星!

     “北斗七星阵!”紫幽阁传人,也不是浅薄之人,古老的传承,绝非浪得虚名。

     “仙祖曾言,见施北斗七星阵者,可礼让三分。”紫幽阁传人道,但周身的杀气未减,反而有所增加,“无忧公子,不如我们这局棋和掉,以求来年再战,也算得上我们紫幽阁对无忧崖的尊重!‘’这显然是一句天大的妄语!

     赛场上,众棋迷哗然!棋局从明面上看,黑棋对白棋有着压倒性的优势,可是暗地里黑棋也有着巨大的危机,一招不慎,则满盘皆输!

     “哈哈哈”这个时候,无忧公子传来了爽朗的笑声,“既然紫幽以和为贵,我无忧崖岂可再战!”

    “看来这次比斗马上就要结束了。”有棋迷说道,心里有所遗憾。

     另外一个棋迷则大声骂道:“紫幽真是一个白痴,这么优势的棋,居然先提和,真是丢人!”
     骂完,便要扬长而去,离开赛场。



     天空中的毛毛细雨,越下越密,“桀、桀、桀”天空传来怪异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就是这个时候!”突然,灰衣青年,内力疯狂飚升,一把纸扇化着六支黑色的箭羽,“嗖”的一声,以极速射向无忧!然后自己瞬间移步向小镇祠堂方向冲去!

     当他瞬间移步向小镇祠堂方向冲去的时候,一位身体佝偻的老者挡在了他面前,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灰衣青年和这老者对上了一掌!

    “轰”的一声巨响,气浪将身边的花岗石棋子都冲了起来,散落在巨大的棋盘上。两人分开,那老者诡异的一笑,他就是刚才还站在无忧身边的那位病怏柍的老人。

     只见那黑色箭羽以极速射向无忧崖传人的时候,无忧手掌向前一按,一个七色的漩涡出现,光彩琉璃,那六支箭羽被他拿在了手心中!

    这个时候,整个赛场,一片混乱。
   ‘’铛”的一声……那钟声再次响起,整个赛场暂时的停止了骚动!

    “桀、桀、桀”一个黑衣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紫幽阁传人的身边,“幽儿,咱们走!”随既一阵阵空间的波动,紫幽阁所有的人便消失在了夜空里。

    一场大战,挟然而止!

    那位佝偻的老者,已悄然回到了无忧公子的身边。


    这个时候,桂圆赛场主席宣布比赛结果:无忧崖无忧公子胜出,得桂圆棋镇“炮王”头衔,以《橘中秘》三篇,以作嘉奖!


    文笔:秦时明月.
[此贴子已经被棋讯NO1于2017-1-11 11:17:59编辑过]

0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秦时明月
  3楼 | 信息 | 搜索   时间:2016-12-4 23:20:0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ID:103025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152 积分:170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5-6-30 1:00:50


                                 碧桂园杯参赛作品22
                                     
                                        【碧桂园赋】


千秋盛会,古之传承,碧水悠悠,一颗丹心,象之经纬,日出其中,滚滚黄河水,华夏儿女情。

橘中有秘,仙人对弈,梅花飘香,炮马争雄!唱我战歌,修我战剑,十步一杀,寒光灿灿!
一刀惊天地,一剑屠万里,成吉思汗射大雕,朱元伯温镇世界!

三十二子,楚河汉界,兵河之恋,霸王别姬,一回眸轮回千古,一相思已是沧海桑田。
珠穆朗玛,世界之颠,十六王者,论剑华山!

碧桂园内飘花香,半壁攻守半河山。


文笔:秦时明月.

后记:至此参加第二届碧桂园杯征文比赛已投稿三篇,不再继续投稿,祝福碧桂园杯全国冠军邀请赛取得圆满的成功!祝碧桂园集团生意越做越火红!
[此贴子已经被棋讯NO1于2017-1-11 11:21:11编辑过]

0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秦时明月
  4楼 | 信息 | 搜索   时间:2016-12-9 0:41:0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ID:104765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152 积分:170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5-6-30 1:00:50


回复冬炼三九和ryzsryzs:经冬炼三九和ryzsryzs的两位仁兄的点评和支持,在下欣喜,快哉,快哉!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0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秦时明月
  5楼 | 信息 | 搜索   时间:2016-12-25 21:54:0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ID:111973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152 积分:170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5-6-30 1:00:50


在这圣诞佳节,秦时明月为广大棋友献艺,将原创作品【神战】番外一,献给大家。祝大家圣诞愉快,合家美满。

神战(番外)一

他从画中走来,一步一步,无比的缓慢,他每走一步都重达亿亿万斤。
他每走出一步,就是 一个世界,整个世界都被他的脚步声震得摇晃,轰鸣 ,仿佛有亿万生灵在呼唤他的回来。
这副画,就是一扇界门, 恒在那里,镇压万古!它隔绝了古往今来,无物可破。
那是曾经的无上主宰,用无上的大法,矗立起来的门户,将两个世界隔开!

“他终于回来了......”在遥遥远远的不知名的地方,一位不知道沉睡了有多久远的老人,缓慢的睁开了眼睛,一声慨叹,然后老泪纵横。 

“他回来了。” 一些世界,一些生灵,心中微微跳跃,又无比 的沉重,那是亿万年的等待和呼唤啊。

他一直往前走,时光在他脚下汇集成了河流,仿佛有鱼儿在里面游弋,他不知道自己走了有多久,走过了一个世界又一个世界,那副曾经阻隔他的画,已然模糊不清。

忽然在他前面出现了一丝亮光,这亮光并不像其它的光亮灿烂,反而是黑沉沉的,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他走进了亮光里,他终于回到了他的世界,而在他世界背后那副隔绝万古的巨画,随着他的回来也轰然破碎,化着流光,消散在虚空里,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他回到了他的纪元,这是曾经属于他的世界,可是这个曾经属于他的世界却是一片死寂,一片废墟,没有一个生灵,到处都是生生白骨,一望无垠!仿佛经历了一场毁天灭地的绝世大战!

这个时候,他猛然一声狂啸,一只脚轰然踏向他站立的地方!
轰的一声,黑沉沉的巨响,从他站立的地方蔓延出百万里的鸿沟,这鸿沟喷涌出了滔天的黄水,这是黄泉水,这是由亿万生魂死后化着的黄泉水。

他悲从中来,又是一声长啸,一些不知名的坟墓从黄泉水中缓慢的浮出,这些坟墓有青色的,紫色的,红色的......,而这些颜色的坟墓却拱卫着一座黑色的巨坟,当这座巨坟浮出水面的时候,它就如一 座巍峨的高山矗立在那里,上面有黑色的流光在不停的流淌,那是一些古老得不能够再古老的符文所化着的流光!

“破”他轻哼一声,但见他一指点在这黑色的巨坟上,那些流光停止了流动,渐渐的消散,那是万古年前的封印,今天终于可以解除了,那是他当初耗尽他所有的力量为这个世界所留下的一点生之希望!

“封印万古,你终于回来了.....”一声长长的慨叹从那黑色的坟墓中传来。
“好了,你们都出来吧。”这个从画中走出来的男子这样说到,有说不出来的忧伤,“我回来晚了,让你们受苦了。”忽然之间,他的眼角滴落出了不易察觉的泪水。

这个沧桑的男人,当初带着他万古不甘之念,迫不得已离开了他的世界,当初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他那一回眸,可以说是白发染霜,无比苍凉。
今天,他终于回来了。

他既是神郎,也是魔郎,他既是林海,也是秦峰。
黑色的大坟,缓缓的裂开,一位灰衣老者,枯瘦如柴,衣衫褴褛,他的眼神有着久远的忧伤,那是一个不可追溯的时代,一幕幕浮现在他眼前,仿如昨天。
当他从坟墓中走出来的时候,周围的大坟,也都逐一的裂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又一个人来,他们都是一个又一个时代的巅峰,有的甚至是一个纪元的无上主宰,更有甚者,曾经是黑暗中的巨头,如今这些黑暗巨头早已忏悔无数万万年,为他们的罪恶而留守。

“师傅!......”这个从画中走出来的青年,单膝跪在那灰衣老者面前,“我回来晚了。”眼中的泪水,比先前还弥漫!
灰衣老者,弯下佝偻的身子,缓缓的将这个青年扶起,“峰儿,你也受苦了... ...”灰衣老者一双手紧紧的握住这个眼中满是泪水的青年。
其实说他是青年,只是相对而一,他都快记不清自己的年岁了,年岁久远得不能够再久远了,只是他的容颜未曾改变几许。

“我去看看婉儿,”这位青年对灰衣老者说道。
在黑色大坟的旁边其实还有一座大坟,只是相对黑色大坟小了很多,当所有的大坟都裂开的时候,只有这座大坟,没有一丝异动,安然的躺在那里。

青年缓步的走向这座大坟,多少万年过去了,他终于回来了,当他走近这座大坟的时候,这座大坟的墓碑缓慢的升起,那是一块黑青色的墓碑,上面流动着黑青色的符文,当这座墓碑完全升起来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漩涡,这是一扇空间之门,青年走进了门户,转瞬既不见。

那是一处方圆十数万里的山谷,只是这座山谷也是一片死寂和废墟,一处山峰被拦腰切断,在被切断的山峰上还隐隐约约有几个模糊的字迹,“仙人峰”,曾经众神仙魔膜拜的地方。
在山峰边,有一座石屋,这石屋由极其珍贵的黑石铸成,青年走进了石屋里,一副青黑色 的棺材恒在屋内。

“婉儿。”青年轻语,他缓缓的打开棺盖,棺材里是一具烧焦的尸体,青年从怀里取出一枚珠子,这珠子洒落着盈盈的青辉,她将这颗珠子放进这具尸体的嘴里,他再运转玄力,催动这颗珠子,只见这颗珠子缓慢的融化,然后融进了这具尸体的各个部位。
时间缓慢的过去,忽然间,整个石屋光芒大作,有七色的流光出现,五彩缤纷。

“剥、剥、剥......’’,这具尸体剥离出了她被烧焦的外壳,一副绝美的容颜出现在了这个青年的眼前,“婉儿。”青年又是一声轻唤。



这副绝美的容颜,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一头黑发零落的散落在棺材里,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婉儿,我会让你回来。”青年低吟。

随既,青年轻手一拂,黑青色的棺盖,轻轻的盖在了棺材上!旋既,他走出了石屋,眼光落在了那三个字上,然后他望向虚空,一种威压散发出来,冲向高天。

“婉儿,你等我……”他再次回眸,然后一步踏出,无尽的威压撕裂虚空,旋既回到了先前来的地方。

随既他杏黄旗一展,“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还我真魂,我欲杀仙!”

天地玄黄旗,迎风招展,一股冲天的威压,在周围弥散。

在先前睁开眼睛的那位老人身边,正站着一位身穿紫衣的女子。

“他回来了,我要与他一起战斗。”那位紫衣女子仿佛是在自言自语,目光淡然,没有一丝激情。但是她身边的这位老者一声长叹,他知道当他女儿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是多么的决然,作为父亲,他也无法阻止,更多的是理解与释然。

“把这颗九龙珠带上。”身边的老人说道,泪光闪闪,然后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仿佛再次陷入了无尽的沉睡,不问世事。

再见那紫衣女子,柳眉一展,目光忽生波澜,一颗九龙珠悬于胸间,洒落着无尽的金色光芒。她撕裂虚空,紫衣猎猎,运转无上大法,从亿亿万里外赶向东方。

天元大陆,曾经是一片浩土,位于世界的东方,秦峰站在那破碎的古地上,无尽的黄泉水,弥漫在虚空里,天地玄黄旗立在虚空,迎风招展,那些黄泉水疯狂的涌进旗帜里,仿佛那里既是它们的家园,温暖而又温馨。

“以百万神魔为将,亿万生魂为兵,佛挡杀佛,仙挡杀仙!”

“众生皆听我号令,亿亿万年的等待与追寻,就在这一刻!”秦峰踏向虚空,手执天地玄黄旗,号令众生!


文笔:秦时明月.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12-26 3:24:28编辑过]

0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秦时明月
  6楼 | 信息 | 搜索   时间:2016-12-26 21:46:0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ID:112206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152 积分:170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5-6-30 1:00:50


感谢一村夫的点评,明月不甚快哉,今继续为广大棋友献艺,奉上今日之作:【神战番外二


天地玄黄旗,迎风招展,无尽的黄泉水涌进了玄黄旗里。
时间缓慢的过去,忽然间,天宇中一声闷雷炸开,天空中出现了无数的闪电,然后一束束巨大的光柱从天宇中降落下来,以秦峰为中心,冲向了无数个残存的小世界。

秦峰望向天空,神情淡然,从他的眉宇间忽然冲出一张禁图,这张禁图迎风就涨,瞬间就无边无际,这张禁图里面有日月星辰坠落,有无数星河萦绕,还有无数条时间长河横恒在那里, 这是上古年间的日月阴阳图,在魔界被秦峰再度炼化,更胜往昔!

日月阴阳图冲向高天,以逆时针在天宇中缓慢的旋转,那无数的能量光柱都击在了上面,仿佛泥入大海,被渐渐的吞噬,湮灭。地面上,有无数的圣者从无数个小世界向破碎的天元大陆赶来,他们的心情是那样的迫不及待。

“他终于回来了,我们等得好苦... ...” 一些圣者凄然,但是内心却是喜悦。
王绝站在秦峰的身边,神情无悲无喜。

“想要逆天,看吾断你轮回。”在那遥遥远远的天宇深处突然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魔上有魔,仙上有仙。”秦峰傲然而立,眼如星辰,一头银色的发丝,随风而扬。

在不知名的另外一个地方,有一头沉睡万古的黑暗巨头正在苏醒,他自我封印了亿亿万年之久,这一刻他的神识感知到了周围的一切。

“我魔不灭,你终于归来!”突然间,他仰天长啸,眼中爆发出血红色的精光,在这精光的烛照之下,在他周围的土层虚空都在塌陷崩溃。

他忽然从他沉睡的地方冲出,他不需要借助任何传送阵法,他一步就可以跨越一个世界,他可谓是热切的向天元大陆赶来!

“峰儿,这将是我们的最后一战,你可要小心。”身边的王绝,心里还是有点放心不下,叮嘱爱徒秦峰。
“师傅,徒弟明白。”旋即秦峰沉默不语,望向天宇。

一束束巨大的能量光柱仍然不停的降落在日月阴阳图里。

“轰、轰、轰!……”这个时候,天宇中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所有的光柱都停止了降落,一缕白光从天宇中蓦然出现,它璀璨无比,可以瞎人眼睛,它缓缓的降落……

“那是仙剑!……”有人惊叹!

无穷无尽的仙气在日月阴阳图上空弥漫,它吞吐着无尽的仙光,光耀万丈!高天上有四个乳白色的虚影在凝实,如梦似幻!

“四大仙王啊,传说中的万古存在……”地面上一些古老的存在一声慨叹。

无穷无尽的仙光在整个浩宇中弥漫,本是死寂的虚空出现了无比祥和的温暖。

仙人啊……一些地面上一些修为比较低的修士,虔诚的匍匐在地,沐浴这温暖的仙光,甚至一些境界稍微低一点的圣者也是这样。

再见到仙人,要追溯到上古年间神战以前……

传说在上古年间,在天元大陆的长生谷内,有五大仙王长期居住其间,其中五大仙王以长生仙王为尊,他们长期讲经论道,演化仙法秘术,为毗邻的各大界土众高阶修士解惑,如遇绝世奇才便收为亲传弟子传授其衣钵,无论鬼、妖、神、仙、魔、众修士无不称道。
谷内建有仙人峰,据说是长生仙王取沧海亿万星辰,与其余四大仙王合力炼化而成,巍巍峨峨,万古不倒。

但是在上古最惨烈的那一战,他们皆未出现,其中仙人峰,更是被一把墨黑色的绝世天刀拦腰斩断!五大界土崩溃,化着如今的无数个小世界。

那一战,惨绝人寰,被后世人称之为灭世一战,也称之为“上古神战”!

泱泱苍天,灭绝众生,天地不仁,众生皆苦!

日月阴阳图在虚空中缓慢的逆时针旋转,阴阳之力在不停的炼化着那无尽的仙光!

天地玄黄旗,迎风招展,无尽的幽冥黄泉水已经被尽收旗内,这个时候,天地玄黄旗光芒大展,玄黄色光芒无界拂远,那是亿万生魂的力量。
在天地玄黄旗上,有无数的鬼脸出现,有的张牙舞爪,有的如哭如泣,还有的狂暴乱吼……时轮时幻,不停的变幻莫测。

“呜、呜、呜……”一声号角响起,号角长鸣,声音动天。
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修士,汇集在了曾经天元大陆的最中心地带,有数百万之众,那是整过浩宇中最强大最中坚的力量!

天宇中,仙剑高悬,似要刺穿日月阴阳图,高天上那乳白色的仙雾逐渐的凝实,四大仙王完全的显化在天宇中,仙王之威压得日月阴阳图都咧咧作响!

地面上的一些修为较低的修士,虔诚的匍匐在地上,沐浴这浩淼的仙光中,沐浴这份迟来的温暖。


未完,待续.
文笔:秦时明月.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12-26 23:30:33编辑过]

0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秦时明月
  7楼 | 信息 | 搜索   时间:2016-12-27 3:01:0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ID:112237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152 积分:170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5-6-30 1:00:50


一年之计在于春,2016年12月27号,夜里。神战番外三:大战开启.


仙剑高悬,日月阴阳图镇守各方世界。

王绝迎风而立,枯廋的身体,有精光爆发,周身散发着青色的光芒。
王绝,秦峰的师傅,上古年间的一代传奇,据说他的修为和境界直逼仙王,甚至有人说,他已是仙王之境。

秦峰手执天地玄黄旗,他的周围积集着从黄泉大坟中走出来的一个个绝世人物,他们风华绝代,仙姿可拿日月星辰,身材无比巍峨伟岸。

地面上,数百万修士集结成九九八十一个战阵,每一个战阵都战意泱然,无比威武!
每一列战阵,都由一位,甚至几位大能者主导。

“魔者,天地不屈之人,魔意,万古不甘之念……”这个时候,秦峰脑海里传来这样的声音,这是上古的魔音,这是亿万生魂的呼呼!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杀!”秦峰一声大喝,天地玄黄旗一指高天,右手执仙血矛率先杀出,仙血矛血光如钻,曾痛饮过仙王的仙血。

刹那间,仙血矛血光绽放,秦峰整个人从日月阴阳图瞬间穿越而过,王绝尾随其后,手捏无上印诀,也瞬间穿越日月阴阳图。

那些从大坟中走出来的绝世人物,整整二十七个人,结成一个无上法阵,冲向高天!

高天上,那四大仙王仙威也瞬间爆发,仙王之威,可镇日月星辰。

“镇!”四大仙王,同时道呵,那绝世仙剑化着无比璀璨的流光,瞬间就刺向那日月阴阳图!

“轰!……”地动山摇,从日月阴阳图中心处爆发出浩瀚的光芒,向周围迅速扩散,如一颗浩大的星辰爆炸开来。

血红如钻的仙血矛与绝世仙剑撞击在了一起,刹那间,日月阴阳图被撕裂出一道巨大的口子,绵延数十万里。

阴阳之力和仙王之力迅速扩散,“封禁!”尾随其后的王绝,封禁之术,可以说冠绝天下,无出其右。

那数十万里裂开的口子,被封禁之术修补,正在渐渐的愈合。

仙血矛和仙王剑同时撞开,声音无界拂远,秦峰悬在日月阴阳图上,白发飘散,如一尊万古魔岳站在阴阳图上。

“倪坤,拿命来!”秦峰再次道喝。

“小徒,休得狂!”那正南方向的一位仙王这样喝道。

地面上,那九九八十一个战阵,由九艘黑石巨舰分乘。
那二十七位绝世人物,结成一个绝世大阵排在最前面,为他们领航,扫除障碍。

“轰隆隆……”巨大的战舰冲向高天,逐渐的越过日月阴阳图。

当黑色巨舰逐渐越过日月阴阳图的时候,高天上那四大仙王身后,也出现了模糊不清的虚影,有数十万之多。

如果你定睛一看,那数十万虚影都是生生白骨,一具具白色的骷髅,组成一个白色的大军扑面而来!
这些白骨都是由无数个纪元累计而来,都是纪元中的盖代强者 ,他们都是被苍天生生炼化而成,赐予给了四大仙王。

两相对比,双方力量不相上下。

当秦峰看见这生生白骨扑面而来,眼中悲从中来 ,其中有一位白色骷髅格外的耀眼,他是这数十万大军的领导者,他蹒跚而来,却散发出盖世的威压。

“长生仙王!”那领头的白色骷髅,不是别人,正是长生仙王。

此时的长生仙王,意识早已经没有,俨然是一尊傀儡!他蹒跚而来,犹如一位枯老的老人。
“仙魔狂化经”曾经是仙界的一门禁术,但是当年长生仙王在世时,依然是秘密传授给了秦峰,也许当初长生仙王,已然窥探到一缕天机,料到有这样一天的到来。

由仙入魔,这是仙魔狂化经的精髓!

“倪坤,这是怎么回事?”王绝忽然对倪坤仙王说道。

“当年上古一战,我等皆未出现,长生仙王仙逝,有个中隐情。”倪坤仙王徐徐道来。

“继续!” 秦峰呵斥道!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仙王说道:“上古时候,天道天心印记已被魔意侵染,需要海量的精华来补养,方能去除魔意,而那海量的精华就是众生的真魂,天道庇护众生亿万万年,而当年天道危已,如果当年天道被魔意完全的侵染,整个浩宇就会更加的生灵涂炭,到最后世界就会重归于混沌。” 

这位仙王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而长生仙王与我们四位仙王意见相左,他反对以众生真魂来滋养天道,并反劝我等,声称他自己已经找到置换天心印记的方法,并将此法演化我等看之,而此时倪坤仙王第一个提出了反对意见。”

“长生仙王说,需要一位至善至情的男子修炼仙魔狂化经,由仙入魔,然后再由魔入仙,养成至善公正怜悯的天心印记,以完全取代以染魔意的天道之心......”倪坤仙王接着那位仙王话语说道,神态淡然,“而此时,天道天心印记已被魔意侵染了十之有三,时不待我,而我们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这样一位男子,就算寻找到了,一旦失败,世界就会重归于混沌!”

“而我与其余三位仙王,屡次规劝长生仙王,而长生仙王已然固执,不肯放弃计划,已经有入魔的迹象,我等商议,以玄天极毒断其仙根,再以无上大法将长生仙王的真魂拘来献给了天道,以修补天心印记。”
“但是一位仙王的真魂真力虽然庞大,但是离修复天道的天心印记远远不足,于是便有了上古神战!”

“众生怜悯,如果天道不稳,我等早已化为尘埃。”倪坤仙王徐徐道来,大义凛然的样子!

“放屁!”天宇中一道声音传来,震耳欲聋!一道巍峨的黑影在日月阴阳图上空凝实,他黑衣赤发,双眼散发着万古的魔意!
“魔主!”不知道是谁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你等为了自己,苟且偷生,置天下生灵的生命不顾,在这里又大方厥词,糊弄众生,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我魔主第一个就手刃你们!”
"秦峰少和他们废话,咱们动手吧!”魔主这样说到。
 
这个时候,九艘黑石战舰已经全部悬于日月阴阳图上空 ,九九八十一个绝世战阵已经排列完毕,一场旷古烁今的大战一触既发!

再见那魔主,手捏印诀,结无上魔功,一巴掌就拍向那四大仙王。

“手下败将而已。” 正西北方一位仙王这样说道,刹那间,两位大能就直冲向正西北方,离开这处战场,双方随既战斗了起来。

“杀伐吧,倪坤,尔等不敬天道,都该诛杀!”在天宇的最深处传来这样的声音。

未完,待续.
文笔:秦时明月.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12-27 3:02:04编辑过]

0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秦时明月
  8楼 | 信息 | 搜索   时间:2016-12-28 22:43:0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ID:112596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152 积分:170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5-6-30 1:00:50


回复一村夫:作为一个作者,有读者能够关注自己,对于作者来说,是一件非常幸福快乐的事情。

秦时,万里长城上空,有一轮明月挂于高天,洒落莹莹青辉。
皇宫,始皇端坐高殿,一番霸气,君临天下!

大殿之下,一缕寒光,刺向高殿!
沉默,死一样的寂静... ...

空旷的殿宇,
荆轲不见,始皇未死。

那长城上,有青衣女子,
翩然而舞... ...
有剑客归来,
一舞顷城!

文笔:秦时明月.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12-28 22:44:23编辑过]

0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秦时明月
  9楼 | 信息 | 搜索   时间:2016-12-28 22:48:0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ID:112597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152 积分:170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5-6-30 1:00:50


神战(番外)四,杀伐!


“结阵!”三大仙王一指点在仍在缓慢旋转的仙剑上,无穷无尽的仙王真力,全数灌进了那柄仙王剑内。

“砰、砰、砰……”那仙王剑剑身猛然爆涨,无穷无尽的仙气在上面吞吐缭绕。

再见那仙王剑,在被仙王真力的全数灌注下剑身由银白色渐渐转变成紫色,然后是赤红色,最后化着墨黑色,漆黑无比,仿如深渊!

这过程看似缓慢,其实只是一瞬间。

“嗡”的一声,仙王剑,破空而出,黑雾缭绕,快速的转动以极速冲向秦峰阵营!


“仙屠,这是仙屠!”有远古大能道出这试术法的惊天来历!

仙屠一出,可屠万里江山。
它剑身所过之处,虚空都在破损!

在这刹那之间,秦峰阵营一位大能,一步踏出,一道雪亮的刀光斩向仙屠!

“斩魂刀!”这位大能,手持纪元重器!
一刀斩魂,断人轮回!

“叮、叮、叮……!”仙剑刺在了斩魂刀的刀背上,星火四溅!

“嗡”的一声,仙剑内仙屠之威瞬间爆发,“轰、轰、轰……!”那位大能被仙屠逼得不停的后退!

“哧、哧、哧……!”再见那斩魂刀刀身已然出现了细小的裂纹,那裂纹正在逐渐的扩散!

这位大能,曾经是一位黑暗中的巨头,这斩魂刀乃是由一个纪元的无上真魂炼制而成,威力恐怖无比,谓称纪元重器!

他从大坟中走出,此刻却一马当先,为他曾经犯下的罪孽赎罪!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砰”的一声,这位大能瞬间拍出一掌击在仙屠剑身上!

斩魂刀与仙剑刹那分离,一口鲜血从这位黑暗巨头口中喷涌而出,仙剑略微改变轨迹,冲向九艘黑石战舰中的其中一艘,仙屠之威直冲云霄!

“结阵”,结界起!”那艘黑石战舰中一位大能大喝!
这个时候,这艘战舰撑起了,层层光幕,将整个战舰全部罩住。

“轰”的一声!滔天的巨响!仙剑击在光幕上,“吱、吱、吱……”那层层光幕被一一破开。

当光幕破开的同时,一位大能手持玄武盾甲挡在了最前面,仙屠冲在了盾甲上,盾甲轰然破碎,直透前心!

秦峰阵营第一位大能者陨落!

被层层消减的仙屠,仍然向前冲去,但是仙屠之威不足先前的一二,仙剑击在了日月阴阳图上,仙屠之力被阴阳二力逐渐炼化吞噬。但是那黑石战舰上已有数千修士已经被强行收割了生命。
这算得上最低的损失了!一艘黑石战舰上有数十万之众!

当仙屠被三大仙王联手倾力掷出的同时,秦峰阵营王绝,已然结出繁复无比的印诀。

“光阴之禁”瞬间冲向三大仙王,欲禁锢三大仙王于虚空中!
一个巨大的时钟出现,立在虚空里,无穷无尽的光阴之力将三大仙王全部笼罩!

三大仙王,身形略微一滞,就是这瞬间的一滞,给秦峰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仙血矛瞬间赶上,石破天惊,欲再次狂饮仙王之血!
“不好!”一位仙王声音低沉,但却如滚滚雷音,震荡环宇。
三大仙王快速结印,但是已经来不级了!

这个时候,高天最深处,一位神态俊美的白衣男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当他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直接就从王座上消失了,仿佛他从来就没有在王座上坐过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仙血矛击在了一处白色的光幕上。
那是一块椭圆形的银白色的龟甲洒落的白光。
一位俊美的男子恒在了三大仙王的前面,他的俊美比好多世间的女子都还要美丽,他的白发至脚裸,有着莹莹的光茫,一身白衣出尘若雪。

他恒在那里,就如时间之子,隔绝了光阴,断了时间的轮回。

“师兄,你可好?……”这位白衣男子不知对谁说了这样一句话,他声音柔美,宛如女子。

“我很好,久违了,如枫。”那位枯廋的老人说道,他的名字叫王绝。

他们本是同门师兄,都是出自于玄武门下,这玄武门是比上古时代都还要遥远的门派,但是在上古年间,玄武门不知何故,日渐衰落,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之中。

那个巨大的时钟,随着白衣男子的出现,已经散去。

玄武尊者,一个古老得不能在古老的传说,想不到在万万年以后再次出现在世人的眼中。

仙王以上就是尊者,而尊者就是无限接近仙帝的存在!

万万古以来,仙王寥寥可数,尊者更是难以寻觅。

天地玄黄旗掷在虚空,无尽的玄黄之力在周围蔓延。

日月阴阳图隔绝了上下两界,让下界免受战乱之苦。
九九八十一个战阵,威风凛凛,每一个修士都战意泱然,视死如归!

突然之间,九九八十一个战阵上空有凤凰啼鸣!不知来自于何地?…………

秦峰望向高空,眉宇间,一口漆黑的棺材在眉心深处隐隐浮现。

在瑶瑶远远的不可知名地,一位紫衣女子,正极速赶向秦峰这边的战场,金色的九龙珠为她加持无穷无尽的玄力,可是这距离实在是太遥远了,她仿佛来自于世界的尽头。

“嘶……”凤凰啼鸣,一个巨大的火红色光球在天宇中出现,战斗正在朝不可知的方向发展。

万事皆有因果,因果轮回,生生不息!……

未完,待续.
文笔:秦时明月.

神战(番外)四,杀伐!
“结阵!”三大仙王一指点在仍在缓慢旋转的仙剑上,无穷无尽的仙王真力,全数灌进了那柄仙王剑内。

“砰、砰、砰……”那仙王剑剑身猛然爆涨,无穷无尽的仙气在上面吞吐缭绕。

再见那仙王剑,在被仙王真力的全数灌注下剑身由银白色渐渐转变成紫色,然后是赤红色,最后化着墨黑色,漆黑无比,仿如深渊!

这过程看似缓慢,其实只是一瞬间。

“嗡”的一声,仙王剑,破空而出,黑雾缭绕,快速的转动以极速冲向秦峰阵营!


“仙屠,这是仙屠!”有远古大能道出这试术法的惊天来历!

仙屠一出,可屠万里江山。
它剑身所过之处,虚空都在破损!

在这刹那之间,秦峰阵营一位大能,一步踏出,一道雪亮的刀光斩向仙屠!

“斩魂刀!”这位大能,手持纪元重器!
一刀斩魂,断人轮回!

“叮、叮、叮……!”仙剑刺在了斩魂刀的刀背上,星火四溅!

“嗡”的一声,仙剑内仙屠之威瞬间爆发,“轰、轰、轰……!”那位大能被仙屠逼得不停的后退!

“哧、哧、哧……!”再见那斩魂刀刀身已然出现了细小的裂纹,那裂纹正在逐渐的扩散!

这位大能,曾经是一位黑暗中的巨头,这斩魂刀乃是由一个纪元的无上真魂炼制而成,威力恐怖无比,谓称纪元重器!

他从大坟中走出,此刻却一马当先,为他曾经犯下的罪孽赎罪!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砰”的一声,这位大能瞬间拍出一掌击在仙屠剑身上!

斩魂刀与仙剑刹那分离,一口鲜血从这位黑暗巨头口中喷涌而出,仙剑略微改变轨迹,冲向九艘黑石战舰中的其中一艘,仙屠之威直冲云霄!

“结阵”,结界起!”那艘黑石战舰中一位大能大喝!
这个时候,这艘战舰撑起了,层层光幕,将整个战舰全部罩住。

“轰”的一声!滔天的巨响!仙剑击在光幕上,“吱、吱、吱……”那层层光幕被一一破开。

当光幕破开的同时,一位大能手持玄武盾甲挡在了最前面,仙屠冲在了盾甲上,盾甲轰然破碎,直透前心!

秦峰阵营第一位大能者陨落!

被层层消减的仙屠,仍然向前冲去,但是仙屠之威不足先前的一二,仙剑击在了日月阴阳图上,仙屠之力被阴阳二力逐渐炼化吞噬。但是那黑石战舰上已有数千修士已经被强行收割了生命。
这算得上最低的损失了!一艘黑石战舰上有数十万之众!

当仙屠被三大仙王联手倾力掷出的同时,秦峰阵营王绝,已然结出繁复无比的印诀。

“光阴之禁”瞬间冲向三大仙王,欲禁锢三大仙王于虚空中!
一个巨大的时钟出现,立在虚空里,无穷无尽的光阴之力将三大仙王全部笼罩!

三大仙王,身形略微一滞,就是这瞬间的一滞,给秦峰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仙血矛瞬间赶上,石破天惊,欲再次狂饮仙王之血!
“不好!”一位仙王声音低沉,但却如滚滚雷音,震荡环宇。
三大仙王快速结印,但是已经来不级了!

这个时候,高天最深处,一位神态俊美的白衣男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当他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直接就从王座上消失了,仿佛他从来就没有在王座上坐过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仙血矛击在了一处白色的光幕上。
那是一块椭圆形的银白色的龟甲洒落的白光。
一位俊美的男子恒在了三大仙王的前面,他的俊美比好多世间的女子都还要美丽,他的白发至脚裸,有着莹莹的光茫,一身白衣出尘若雪。

他恒在那里,就如时间之子,隔绝了光阴,断了时间的轮回。

“师兄,你可好?……”这位白衣男子不知对谁说了这样一句话,他声音柔美,宛如女子。

“我很好,久违了,如枫。”那位枯廋的老人说道,他的名字叫王绝。

他们本是同门师兄,都是出自于玄武门下,这玄武门是比上古时代都还要遥远的门派,但是在上古年间,玄武门不知何故,日渐衰落,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之中。

那个巨大的时钟,随着白衣男子的出现,已经散去。

玄武尊者,一个古老得不能在古老的传说,想不到在万万年以后再次出现在世人的眼中。

仙王以上就是尊者,而尊者就是无限接近仙帝的存在!

万万古以来,仙王寥寥可数,尊者更是难以寻觅。

天地玄黄旗掷在虚空,无尽的玄黄之力在周围蔓延。

日月阴阳图隔绝了上下两界,让下界免受战乱之苦。
九九八十一个战阵,威风凛凛,每一个修士都战意泱然,视死如归!

突然之间,九九八十一个战阵上空有凤凰啼鸣!不知来自于何地?…………

秦峰望向高空,眉宇间,一口漆黑的棺材在眉心深处隐隐浮现。

在瑶瑶远远的不可知名地,一位紫衣女子,正极速赶向秦峰这边的战场,金色的九龙珠为她加持无穷无尽的玄力,可是这距离实在是太遥远了,她仿佛来自于世界的尽头。

“嘶……”凤凰啼鸣,一个巨大的火红色光球在天宇中出现,战斗正在朝不可知的方向发展。

万事皆有因果,因果轮回,生生不息!……

未完,待续.
文笔秦时明月.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12-28 22:49:13编辑过]

0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秦时明月
  10楼 | 信息 | 搜索   时间:2017-1-2 2:27:0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ID:113932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152 积分:170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5-6-30 1:00:50


神战(番外)紫萱人物特别篇,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她来到林海的墓边,那坟墓上已经长满了青草,一簇,一簇,忧伤的,微风一动,无比的苍凉而又寂寞。

地球的光阴过了一年又一年,哥哥来了几次,劝她回家,可是她不愿离开,因为坟墓中的那个人太孤单了。
她要陪她,让他不再孤单寂寞。

婉儿的逝去,让他伤心不已,被葬于泰山玉皇顶深处那副漆黑的棺材内。

他的心就如那副黑棺,漆黑如墨,不见光明。

她常常隐去身形,偷偷的看着他一个人站在泰山之巅,一个人被刺骨的寒风包围。
孤零零的,犹如一颗顽强的石头,迎风而立!

她已经将九龙珠交给了他年老的父亲,他的父亲欣喜不已,那是万万年的等待与追寻,那是他的子孙,龙族史上九位最强大真龙的血与骨,那一刻整过龙族默然落泪,他也老泪纵横。

九龙珠是林海心甘情愿交给她的,当九龙珠递在她手心的时候,她的手一直在颤抖!

她的哥哥,历尽万万载也没有找到九龙珠。

如今他(林海)逝去了,坟头长满了青草,当年她因为九龙珠终于和他遇见,那一刻,她一见倾心,深深的喜欢上眼前这个男人。

他坚毅而又沧桑,温暖而又孤独,他没有亲人,从小就在孤儿院里长大。

后来,他结婚了,以为得到了一生的至爱和幸福,但是噩耗传来,婉儿在一次特别的考古事件中,莫名的死去,让他伤心不已。

她(紫萱)要和他一起战斗,无论何时何地,这是她暗自为他许下的诺言。

这个男人有着深深的孤独,他需要深深的爱,她要好好的关心他,给予他无限的温暖,让他感觉到这个世界上的真爱。

那一刻,她母性大发,她记得林海匍匐在她胸前,绝望的哭泣了三天三夜……
她彻底心碎了,心碎得无比心痛、无以复加!

一个男人竟然能够哭泣这么久,那该有着多么久远的忧伤啊,这个男人哭着哭着,犹如孩子一般,接着她也跟着这个大男孩子大声哭泣了起来。

林海的坟头长满了青草,但是紫萱没有去清理它们,这些青草仿佛代表着林海的生命,她希望有一天,这些青草能够结成生命之树,让林海重新归来。

她甚至在坟墓旁边,搭建了一间很普通的茅屋,种了一些蔬菜、树木,过起了凡人的生活,她还养了几只野兔和一只年老的乌龟。

时间就这样过去,一分一秒……

时光荏苒,不知在何年何月,突然有一天,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大雨,那只年老的乌龟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林海的坟头。

“我魂归来,沧海万载!……”

林海的坟头突然裂开了一点点细微的缝隙,忽然之间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如似鬼泣,带着万古不甘之念。

“沧海有泪,世间有情,光阴轮转,吾魂不灭……”

当林海从坟墓中走出,那只年老的乌龟紧随其后。

那一刻,紫萱喜极而泣,一滴清泪,暗自落下。

沧海桑田,终于等到你回来。


文笔:秦时明月。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1-2 23:49:42编辑过]

0  回到顶部
总数 18 1 2 下一页